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想要謝謝李委員,我不知道..把這個放上去。但是另外一個問題可能是說,我是想法務部是不是要去思考說,因為警政署很多的業務,那很多業務跟司法改革不一定有關啦。那跟司法改革有關的部分,因為我們終究是司改國是會議嘛,因為台灣所有的部門沒有一個部門是完美的,不是台灣問題特別多,大部分的單位一定多少有一些問題要去改進嘛。那這個部分,就是說,我們是不是請法務部針對說,跟警政單位合作的司法上有關的問題,有沒有因為他的績效有受到一些誤導或造成我們檢察官的人力的浪費,或者說案子的、因為某些在執行專案的時候移送的特別的多,這個是不是有可能啦。那當然其實警政單位其實也可以提出,我上次已經講過一次像現在警政其實最頭痛之一是我上次已經覺得說它會叫我們很多新聞誹謗的案件是由警佐負責做訊問,在警察局訊問。

那其實警察根本沒有做這個訓練,它根本沒有能力訊問,因為妨礙名譽的案件包括證交法、包括很多案件都去涉及的,他根本沒有能力訊問,那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其實這倒是、但這個其實是警政單位自己要去在跨部會的協調的時候要提出來,因為司改國是會也不可能說包山包海把所有的問題就自己討論完畢。但是說,比較制度性的,那如果檢察官、法務部覺得說,跟警政單位的合作上,有些制度性的問題導致於無法落實司法、社會安全的部分,那我們從這裡出發,我覺得在講到說,警察的績效,那講到有關司改的績效當然就會全面性的會連動到警察的、警政的整個評估的績效的問題,那不會怎樣因為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嘛,包括人力配備各方面都是不是足額,這都是問題啊。那我覺得是不是這樣切入會比較符合我們所謂司改國是會議有關警政單位績效考核制度的建議啦,因為我們還是要連結這個,因為不然我覺得、我希望還是一直再三提醒大家說我們還是要聚焦啦,那這樣如果說有法務部的,那有周委員跟黃委員能夠提比較具體的數據,那警政署有一些說明,那這樣子我覺得我們在下一次的討論那希望有一個具體方案。

那在這裡要特別強調要請賴委員、因為今天紀委員沒有……賴委員務必要、我剛剛接著講的話賴委員要記得就是說,因為我們五之五有很多的議題,請能夠在開會前就把可能的方案跟思考更扼要精簡的給我們能夠、因為不然我們會陷入五之五最後真的我們加開兩次還不夠,但人家已經要總結了,我們跟不上隊,車子開了我們就在那裡。剩下本組在那裡吊車尾也是個頭痛的問題。因為昨天第三組決定加開一次會議好像是五月二十中下旬嘛?現在到六月還開會的還只剩下、目前知道的訊息是本組嘛,所以我們一定要抓緊時間在六月八號以前把我們的議題全部搞定,那這個就因為五之五的議題很多,那希望的決議的方向上能夠更明確好不好?那這個部分我們就做成這樣的決議好不好?那我們林委員是要什麼時候離開?那我們這樣十分鐘、二十分鐘可以討論完我們的……好,我們就討論法人犯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