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感謝大家能夠討論那個法人犯罪的問題,那也謝謝大家因為我行程的關係,願意先把它調整到現在這邊來討論。那我先講一下,因應世界的潮流,公司治理跟企業責任。除了普通法的國家,像英國跟美國,它長期以來是承認法人的刑事犯罪能力的,那麼近年來其實歐陸體系也紛紛來承認法人具有刑事犯罪的能力的可能性。我們可以簡單舉幾個例子,比如說,比利時在一九九九年,在過去他們也是完全不承認法人可以作為犯罪的主體,但是在後來兩千年以後也是改制了,承認法人的刑事責任能力。那捷克也是一樣,在二零一二年改承認。那法國是在一九九四年首先先部分承認,那麼於二零零五年以後幾乎普遍性的承認,所以從歐陸法系國家的經驗可以看出來,基本上承認法人犯罪應該是世界的趨勢。那麼我國順應世界的潮流,尤其我們已經簽署了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的施行法。那是不是有可能先建議法務部,就我國在特別法的部分,因為我們有許多的特別法其實法人是有兩罰制的,兩罰也就是,它處罰可能法人內部的行為人,比如說,董事啦,或者是經理人啊,或者是犯罪的這個員工,但是它同時也處罰法人。所以就兩罰制的這種犯罪,比如說,我們可以看到條文裡的,像環境啦、食安啦、財經、洗錢、貪腐等違法行為,先就這些我們已經有的承認法人應該看起來就表面的條文字義上有可能承認法人犯罪的,先去檢討到底它有沒有可能成立形式的犯罪主體。如果有的話,那它客觀跟主觀要件要怎麼成立?因為法人跟自然人不一樣,我們在傳統的刑罰裡,自然人的主觀構成要件跟客觀構成要件都已經有非常清楚的判定標準;但是法人的部分,這麼多年來一直是在打模糊仗。但事實上法人的背後有非常多不特定的投資人跟股東,所以如果我們要承認法人是可以作為犯罪主體的,或者是說,我們已經科予它兩罰制了,那麼你是不是就法人的罰金刑在它財產的保障上,也應該給予它一定程度判斷的標準,這是第一個。

那麼第二個,那麼就法人如果它作為被告,在刑事訴訟的程序上,它的權利跟義務是要怎麼樣去處理?比如說,自然人他可能在刑事訴訟成立上,它有不自證己罪的權利,他可以保持緘默;但是法人做為被告,那程序法上他也有一定的權利呀。那像以美國來講,不自證己罪這件事情法人就沒有。所以法人不能在刑事訴訟法上主張不自證己罪,因此,如果在審判中要求法人提出它內部的文書、董事會紀錄,法人不可以主張說,不好意思,我不自證己罪,我不想提出來,因為如果這樣子的話,根本就沒有追查的可能性。那麼因應我們現在加入世界各國的這種組織,各位可以看到比如說跨國的貪腐行為,你如果不去處理法人犯罪責任,我們的企業其實到了外國、人家是承認法人犯罪責任的,這個就有非常大的法制落差。所以我們的企業很難走出國際就是這個樣子,因為它沒有意識到說,出了台灣以後其實人家是會這樣看它的。那你如果用我們自己的目前的制度,它是完全不討論實體法的成立標準,也不討論程序法上法人它的權利義務。那這一塊的空白我覺得亟待彌補,如果說,我們整個的司改國是會議是為了呼應主席在一開始提到的,順應國際的趨勢跟潮流,使得台灣的法制能夠回應社會的需求跟世界接軌,我想法人刑事責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那麼它可以分成剛剛我提到的實體法的部分跟程序法的部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