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盧老師他剛剛有問說那個那要怎麼寫?那是不是說,我們可能可以把它分成兩部分,就是一開始先寫說,比如說因應世界潮流、公司治理、企業責任,那麼除傳統普通法如英國、美國長期承認法人的刑事犯罪能力外,近年來歐陸法系也紛紛承認法人有刑事犯罪的可能性,這是前言。那後面的話可能決議是,建請法務部就我國,或者是先針對,先請法務部先針對我國特別中就法人科以兩罰的犯罪,如環境、食安、財經、洗錢、貪腐等違法行為,檢討法人刑事犯罪主體的可能性,暨主、客觀構成要件成立之標準,這個是實體法的部分。那就程序法的部分可不可以寫成建請司法院研議,於刑事訴訟法中,法人作為被告在程序法上之權利義務與參與,並處理相關沒收程序中,法人代表與法人間是否有利益衝突應予迴避等問題。那為什麼後面會提到沒收程序?舉一個例,比如說,像這個高正利油品,高振利油品就它摻了這些摻偽假冒的假油。那麼它在整個沒收程序裡,本身這個行為人就是法人的代表,那這個時候就很奇怪,因為它一定、它其實是有利益衝突的,因為事情是它做的,可是它可能會把整個責任推給法人,所以這對法人來講很不公平。所以是不是有可能在程序法中去討論,不只是法人的權利義務跟參與,還有法人代表跟法人之間應該如何去處理,尤其是沒收程序,那這是簡單的一個提議。如果各位覺得可以接受,我就把這個wording給紀錄,然後我們打出來看這樣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