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補充兩句、我補充兩句。專家證人其實在第一組的理解,他是針對那種當事人自己,自己請的、自己找的;那如果是法院的是鑑定人,那麼法院當然目前已經有鑑定人,比方說很多被告啊!有那個醫學、精神醫學的那種鑑定人,那專家證人是當事人自己去找的,在第一組的討論是這樣。那也因為……可是因為他們已經有在討論這件事情,所以上次才把這個名詞引進來。那我再補充法庭之友,未必,法庭之友可以是認識那個被告的那個人,他曾經對他有過某種認識或者接觸、或者甚至可能專業上的接觸對他有所認識,然後他要提出來這種意見,也不見得不可能的,就是說他未必只是一些量刑,學理上面的意見,也可能是針對這個個人,因為有接觸、有經驗而提出的意見,這也是不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