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想今天提的三點,我口頭再做補充,我今天想強調的就是觀護它跟檢察跟審判,它是一個非常專業獨立的領域,那目前完全是依附在檢察體系或依附在審判體系,所以它很多的業務勢必要遷就到檢察機關、遷就到審判機關,以至於它專業的屬性一直沒辦法凸顯出來,充分的發揮,所以我在今天的提案會特別提到說,特別有必要來制定觀護的一個專法。結合觀護制度的運作及發展,提升觀護的一個專業智能,因為事實上目前各種的觀護的作法是散見在各個法令,那事實上我們需要再做武裝、再做整備,把這個社會安全網的第一線的尖兵把它建構起來,所以一套一個專法是非常必要的,整個相關的程序的規定、實體的規定都有必要,特別是觀護人他手上一方面拿著棒子,一方面拿著蘿蔔,那這個棒子有時候出手的話是不是適切?這個相關的程序都需要加以規範。

那第二點就是我想是王委員非常關心的,就是我們會建議來設置觀護署,讓觀護的一元化能夠充分地來落實。那我想今天非常重要的一點,國家的資源有必要做一個盤點、做一個整備,我們過去國家的資源浪費太多了。像過去中央的民意機關有立法院,有國民大會代表,甚至於省議會,這種種的民意機關其實構成國家資源非常大的一個浪費,現在整併只有一個立法院。那同樣一個觀護體系也是一樣,我們只有差別在一個對象不同,少年或成年,那事實上很多的資源可以重新再做盤點,盤點之後這個資源可以做最有效的一個運用,那這也是我主要思考的一個重點,可以避免掉國家資源的浪費,因為我們現在公務體系最大的問題就是勞逸不均、升遷不公、賞罰不明。那很重要勞逸不均的部分就是資源分配的不當。

那第二個為什麼說可以考慮到一元化呢?因為執行的部分完全是屬於司法行政,那目前少年觀護是依附在法院的體系,法院有個特性-不告不理,所以它這整個公務體系的氛圍是被動式的,那其實這個不利於我們在積極執行觀護的政策。我拿一個例子來看就好了,我們過去財務法庭,財務法庭是放在法院的,後來把它抽離出來成立一個行政執行署,成立行政執行署之後它的績效達到五、六千億,那這個效果是過去法院所做不到,法院財務法庭所做不到的,所以我覺得說讓它觀護一元化可以發揮最大的一個觀護效能,那最後我想特別強調的就是,把觀護的執行部分抽離出來也更符合憲法的精神,因為從憲法的規定來講,司法院它職司就是審判的事務,那有關執行的部分,它涉及到國家的刑事政策,那必須要有一個事權統一,不能司法院走司法院的一個步調,行政院走行政院的步調,那統一之後可以讓整個觀護的政策更加地發揮它的效能,那也更符合憲法的精神,這是我以上的意見,請大家指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