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也大概比較綜合性地在談這個議題喔!事實上緩起訴這個制度在當年立法的時候,我剛好在立法院,不過跟各位講,我當時是從頭反對到底,那我不是反對緩起訴制度,我是反對一個倉促在這種所謂的交易過程中,突然司法院跟法務部各自拿出各自想要的東西,但是這個制度基本上沒有人去好好研究它。所以緩起訴我當時問他說,那它到底法律上的定位到底是什麼?它延伸出去還有很多相關的法規,你怎麼去適用這個東西啦!那我的意思也就是說,跟我上次……我覺得各位可能很難理解我在對於司法改革議題上面,我基本上認為司法改革一定要在法社會學這樣的基礎之下去做檢討,這邊這個林法官,我沒有任何的意思喔!他這篇文章我看了一下,我發覺說邏輯上不知道有沒有可以銜接得上喔!那第一個當然他用了一個比較大家可能會有感性的案例來講,但是我現在要講的就是說,連結到你說日本58%的緩起訴比例啊!它這是一個數字,但是重點是在說它為什麼會那麼高?就日本的檢察官為什麼會喜歡用緩起訴?

第二個,你現在要用擴大,我當然也沒有意見,就是說現在是強制辯護以外的案件都可以緩起訴,但是在台灣目前強制辯護的案件大概只有10%,你縱使這10%都是製造、販賣、運輸毒品、強盜、殺人、擄人勒贖的,都是這些案件,它才10%,全部加進來我們也才18%不到20%,你這樣了解嗎?更何況那裡面一定很多人是不可能的啦!不可能,一定要起訴的嘛!所以也就是台灣的檢察官到底又為什麼不喜歡用?不是你講的這個東西而已,說我要給法官去負責,我可以跟各位講,絕對不是這樣子,因為你從來也沒有對檢察官去做過實證的、田野的調查,你也沒有對日本,到底它為什麼會這麼高?因為日本一樣,它的所有案件、它所有案件,重刑案它也可以緩起訴,但是在58%裡面真正重刑的案件它占有8%嗎?所以表示說除了這個以外,日本它的檢察官在運用這個制度的時候,他一定有他很多的配套或很多的原因在這裡面,但是當我們沒有好好去理解的時候,我們就貿然用了這樣一個的機制,坦白講,不會有效地改善,因為我剛剛已經講過了,目前台灣大概只有10%是沒有被包含涵蓋進來,但是這10%的案件基本上大概都不可能緩起訴,有的話只有少數幾件,所以也無助於我們要把8、9%這樣的緩起訴比例要提升到不管德國的26%或是日本58%,這個基本上都不可能。

你如果沒有去了解真正的原因,你這樣了解我意思沒有?那第二個就是說,那你會不會理解說日本是因為它有後面的這個……緩起訴之後有人民檢察,那我也沒有意見。那德國它又不是這樣的一個機制,那在後面的配套機制裡面,我在當時我就講過一句,我們的司法改革不要是國際的拼裝車啊!也就是說你在這裡面,後面的不起訴處分你希望採德國的,但是在某一個部分你又希望採日本的,它是同樣在這裡面的這樣的一套機制,到底它運作的結果會是什麼?恐怕你也沒有辦法告訴我們,或者告訴人民說未來的圖像。第一個,緩起訴的比例會不會提高?第二個,人民所擔憂的問題會不會仍然存在?所以我要告訴各位就在於說如果當委員沒有對於現狀的,包括外國的制度它運作的實際情形是如何,那人民審查也好,或者德國的這個制度也好,到底我們理解的有多少?這恐怕是我們在司法改革裡面都要去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