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這個林委員所提的這個第一案,那我同意其實它事實上是擴大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那的確當他的權限擴大之後,之後是否有適當的監督這點是很重要,可是綜觀其實各個包括我自己所提的案子,其實各自都用不同的方式想要去監督檢察官的權限,所以其實我覺得……前面跟後面是否通過並沒有必然的連結,我們其實還是要回歸去想,其實剛剛那個邱部長有提到的是,到底今天檢察官不願意作緩起訴的原因是什麼?這點可能事實上是比較重要。

那就我自己之前閱讀的文獻或聽其他檢察官所討論,大致上是在於緩起訴之後可能會有一些附負擔的一些處分,而那些附負擔的處分事實上要去監督反而會增加檢察官的一些負擔、一些麻煩。那在這種情況之下,其實會相當程度減少檢察官作緩起訴的一個意願。那所以,簡單來說明的話就是說,既然每一個人的提案大致上都以不同的方式在對檢察官的權限作監督,其實我覺得前面跟後面的連結性沒有那麼強,我們可以單獨來討論,那或許重點是在於本身當我們今天做這樣子的決議的時候,實際上是否真的可以增加這個緩起訴的一個比例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