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對各位的疑問做一點回應,其實我不是像邱部長講的我們沒有去做一些調查,其實我那個關於檢察官不樂意用緩起訴,第14、15頁那裡有寫了三個理由,實務上也大概是如此。就是其實我目前……檢察體系有一個叫緩起訴,法院這邊叫做緩刑制度,那這個規定都沒有一定要被害人同意,可是我們的檢察體系的緩起訴或者法院的緩刑可能原則上都很照顧被害人的想法,可是常常被害人他就是用刑來……某程度就是說他開了一個天價,讓被告無法打,譬如說行情車禍事件可能……法院都有一個行情嘛!這個可能賠償三十萬就過了,就差不多了,他就跟你要兩百萬、三百萬,那這樣就沒有辦法和解啦!沒有辦法和解就只能判刑,可是判了刑以過失傷害來講,大部分都易科罰金,那易科罰金繳錢給國庫啊!被告更沒有資力去還被害人錢,那以我們目前的制度設計不管緩起訴、緩刑,其實都沒有被害人一定要同意這個機制。

那我們目前檢察官的操作就是一定要被害人同意,那不見得是檢察官是高檢署,那因為這種案子,就是我剛剛的提案二有實質確定力,所以檢察官呢,高檢署的檢察官對於這種被害人沒有同意的,他一定不准予他用緩起訴,所以當然一定最後是弄到法院來。那我們的案件量進入檢察體系或者進入法院體系的案件量都太多了。以日本來講,他的人口是我們的五倍,他們起訴聲請簡易判決處刑的案件量到法院來,比我們台灣還少,那……這個不是就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嗎?那犯罪率當然我們沒有辦法去詳究啦!我們即便,我們就以說進到法院體系的來講,案件量太多。那其實進入到檢察體系的量也太多,所以我有另外一個搭配就是微罪處分權,那法務部都沒有全盤整理去規劃,它可能就在很多的一些什麼偵查主體啦!一些概念名詞上那麼堅持,像剛剛邱部長一直在說他人民、民眾對行政簽結不滿,可是法務部也沒有提出一個配套改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