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可是行政簽結那個,基本上我覺得那個更複雜,是不是要到檢察審查會,那個另外一件事情啦!那我要講的就是說像司法院這邊以我的想法規劃啦!就是說,這個以後盡量用緩起訴,那本來是進到法院的案子,透過緩起訴的方式處裡,那緩起訴讓法院來審查,法院會增加工作負擔,可是因為他……我的規劃裡面他已經沒有實質確定力了,沒有實質確定力呢,基本上我們不用那麼嚴格的去審查,就是只是一個單純有一個人去監督,叫檢察官不要濫權,那法官呢,有點類似用核發搜索票監聽票的方式,就用勾的方式,如果他認為……他也同意了就勾,然後就……他的不是那麼嚴格的審查。

所以雖然看起來緩起訴由法官來審查,它增加了工作負擔,可是他如果原來聲請簡易判決處刑要寫判決花了更多的時間,那今天透過緩起訴簡略的方式來審查,其實對院檢來講其實都是好的。那重要的是我其實在乎我們不要那麼多案子起訴判刑,那有一些民眾讓他早日能夠改過向善,不用讓他走了那麼一遭的偵審程序,這是我的一個比較根本的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