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他在第五組嘛!但是那就是事實嘛!那所以不要讓一個人進入到我們的監獄,進入到那個教化系統是比較好啦!所以大方向上面如果說要把緩起訴的那個適用擴大的話,這個方向我是贊成的,只是說到底是不是像林委員講的這樣子,要全面性的去採取便宜措施喔!把它擴那麼大,現在大家有些疑慮,那我會建議說這個問題目前要決定可能對大家來講困難一點,我們要不要先跳過這個議題?後面的議題討論完以後再回過頭來看這個議題,那也許我們的想法會更清楚一點?

所以像那個不起訴處分跟緩起訴處分,要不要有實質確定力?這也許可以先討論,或者說直接先把這個緩起訴跟不起訴先整個跳過去,先從起訴審查開始講?因為其實在我的觀念裡面,檢察官的權力真的非常的大,那對於憲政民主的危害來講喔!濫權起訴比濫權不起訴其實更嚴重,因為濫權起訴其實是一種主動積極性的攻擊行為,它就干政這個效果來講的話,其實遠比不起訴還嚴重,所以我們要不要從起訴審查的部分先開始處理?我是建議、這樣子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