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基本上,這個是你們起訴之後的事情啦!這跟我沒有關啦!坦白講,我法務部也不會對這個有意見,但是我只是要告訴各位的喔!他們……我不知道司法院採這個制度是哪一個國家的,德國……你確定嗎?那你確定是由法官來做嗎?法院來做嗎?好,那我要問的就在說,那將來如果司法院也要推起訴狀一本主義,那你怎麼審查?啊你採起訴狀一本主義你怎麼審查?第二個,你的審查就等於在幫檢察官背書喔!他已經有李委員所講的高度有罪的可能性了喔!那你這樣是一個中立的法院嗎?你縱使是不同的法官來,對後面可能不同法官,但是已經是被你法院背書喔!那就會……然後到李佳玟委員所講的有罪判決的高度可能性喔!你們要這樣嗎?司法院你再想清楚,我沒有意見。

因為這個是你們起訴後的事情,只是在於說你這個會跟你要推的起訴狀一本主義就違背了啊!就沒有證據可以審查啦!對不對?第二個就是說你幫檢察官背書,美國它是給大陪審團,至少那是人民去初步的過濾嘛!那這個還好不是法院來背書嘛!所以我說你們司法院要想好。第二個就是說當年在這個……如果檢察官如果起訴的話,這個法官認為說,欸根本沒有達到這個起訴要件的時候,坦白講當年我在這個地方,跟這個法務部的意見不一樣,我認為司法院應該以無罪判決啦!這樣才能夠逼檢察官要把相當的證據提供啦!而不是你現在這個……你現在說駁回,那到底它駁回是不受理的駁回,還是什麼樣的駁回?我說你就是要用無罪,這樣檢察官才會更認真的舉證嘛!那你用這個程序駁回,那還可以再來,那對被告來講不是一個折磨嗎?對不對?所以我當年在修這個法的時候,坦白我的想法跟有些人對我可能不太理解啦!那過去的,坦白講我是概括承受,但是我不用負責任,就像他講的獄政,又不是我讓獄政今天這樣的,那我只是要告訴各位,你們不要誤解我個人在這個所謂司法改革的基本態度,只是我確實有自己的想法,跟你們不一樣而已,我只是這樣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