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這個部分的話,先分幾點來說明就是,關於起訴狀一本跟起訴審查我想應該沒有什麼矛盾,在美國的話它其實也有透過preliminary hearing的那種預審的方式來做處理,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這個疑慮。那只是說剛剛邱部長所提到的,關於起訴審查的門檻究竟要什麼?它的確事實上是一個大問題,那我當時的時候、在提案的時候其實也對這個問題做一些思考,它到底是要是一個離譜的控制,做一個門檻比較低的的一個這樣子的審查,還是說它事實上要做比較高的?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定見。

那但就這個部分的話,承接剛剛尤伯祥委員所提的起訴的……濫行起訴,檢察官可能的濫行起訴,其實事實上真的對於一個民主憲政影響很大,那如果在起訴這個部分不做一個預先的控制,而要等到之後的無罪判決的話,它事實上這整個的訴訟其實對於人民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負擔。那更不要說即便法院做的無罪判決之後檢察官還是執意要上訴,那可能程序會拖延很久,那所以在起訴當時就針對檢察官所提出的證據不做太多的實質審查或討論,來看這些證據是否之後有可能可以得到一個無罪判決,我認為這事實上是重要的。那針對這個……起訴審查的話其實如同剛剛邱部長其實在前一次的發言有提到說,我們的司法改革不應該是拼裝車,所以在這一次的討論其實我們也可能不需要太執著於這到底是採取哪一國的制度,光就這個制度到底能不能解決我們現行國家可能會有的一些濫行起訴的問題做實質討論,可能是比較重要的,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