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我的看法是這樣喔!我從一個研究組織行為的角度去思考一個問題就是說,這裡面有幾個問題我覺得有一點模糊,讓我來做決定我覺得是有一點卡卡的喔!第一個就是說這個濫權它的定義是什麼?那有可能這個認知不同,這個除非說我們有一個很清楚的定義說那到底濫權是什麼?你認為濫權我認為不濫權,那這個就又如何去做認定?那這裡又牽涉到一個問題就是說,其實我們好像是在討論要用這個通案、原則來解決所有的個案,但是就我的思考就是說濫權它的背後可能涉及我們是要改變檢察官的態度、行為,還是價值?這個背後其實……

那另外一個思考就是說要改變檢察官他的行為、價值觀或者態度,他的因素其實蠻多的,就是說那回應一下大概林法官他談到的概念,其實有時候他是一整套的制度要去做一個考量,再去做一個變革,那否則其實就我剛剛談到就是說沒有一個具體的個案來支撐,我覺得就要我來下這個決定,改革的決定我覺得那個風險還是很高,也就是說其實在我們在其實也有談到就是說當我們在追求效率的時候,其實那個公平會受到影響,也就是說我們要移轉權力或者是在做一個變革的時候,可能背後譬如說移轉到監督權移轉到法官那邊的時候,法官是不是準備好了?是不是說也有可能存在一些困境跟問題,我想這些可能整體的配套可能都要做一個思考,那以上建議,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