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可能那個上訴率是錯的,因為我沒有一個詳細數字,反正就是說有不少人被判無罪,那其實有一些案子我們從法官的角度看,這個根本就是證據不足啊!可是檢察官他,因為我們目前有一個就是說檢察官他如果做不起訴,現在有一個叫再議,由高檢署來查,高檢署通常常常會發回,那發回有的檢察官就直接也就不查了,直接起訴給法院去判。那這樣你從被告從人民角度來看的話,他其實要面臨就是因為還可以上訴,那這樣一個流程序是蠻漫長的。那我們今天這個強化這個起訴審查機制,讓被告可以來聲請,讓他有一個選擇權。他自己是要讓法院走後面的程序,法院做一個終局無罪判決確定,還是他很有把握,他希望盡早離開這個訴訟程序,由他來提出聲請。那我個人就曾經處理過,有一個醫生他也是去投資一個商品,然後他也去招攬一些人來投資。好,那結果呢,檢察官起訴那個主謀,也把他起訴了說他也是去吸金,那我在看他明明就是投資,怎麼去吸金呢?那我們那案子的律師也來聲請起訴審查,所以我直接把他看看他證據不足,就直接把他駁掉了,後來高院支持,所以這個醫生他就不用進入後面可能五年、十年或三年、五年的一個漫長訴訟程序,所以我們這個制度是賦予這個被告這樣一個聲請的權利,所以我覺得是應該強化這樣一個機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