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這個起訴,我們先說進去的那個審查大概會有兩個,一個是起訴後的起訴審查,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一個是緩起訴,有人說緩起訴有起訴兩個字才能算起訴,當然那個定位什麼那個,我們先不要管,另外一個就是林孟皇法官後面也提的一個緩起訴前的審查,那現在講的這個起訴後的審查,是已經在現有制度裡面刑事訴訟法161條已經有明文規定,司法院的版本是因為林孟皇法官當時提出的一些想法,所以他把他的想法,如果在這個制度要落實得更好,所以司法院研究得就更詳細,就是往嚮往更好的方面去發展。所以基本上這個制度是現有的,只是要讓他們更好,那其實我們161條不單純只是在控制檢察官是不是,就是審查檢察官是不是濫權,其實它很重要的是,它原來的體例上是規定在161條,161條是檢察官的舉證責任,它是在第2項,也就是說你要起訴你要盡到你的舉證責任,但是你沒有盡到舉證,你起訴的東西證據讓我法官覺得說我沒辦法審下去,所以我就會通知你補正,你如果不補正我就駁回你起訴,它設計是這樣子,設計是這樣。那實務上有沒有這種情況?有,我們經常碰到有一些案子,這個有些案子由這個不一定是矚目案件,一般案件也都有,檢察官的證據其實是不足的,他的起訴門檻很低,他就起訴了。

法官無從開始,他光是看卷的時候,第一次看卷的時候,我下一步要調查什麼都沒有,比如說我們常見的詐騙,經常的犯罪,經常都會碰到那種沒有被害人、沒有犯罪日期、沒有犯罪金額、沒有犯罪結果的,你起訴了,那法官怎麼辦?你叫法官全部職權調查嗎?不行啊!法官就裁定命令你補證明方法,補正方法,你不能證明的話,就給你駁回起訴。這個是起訴審查,所以它不完全是在監督檢察官有沒有濫起訴,另一方面就是讓檢察官你要善盡舉證責任,而且我們要控制你的起訴品質,你起訴品質一定要提升到一定的程度,所以這個應該是,我覺得就是這樣司法院的規劃反而是讓它更好,但如果說你要討論說,人民到底是希望說我是受無罪判決呢?還是說我免於被起訴呢?這個就是各自的論述,當然我們也聽到很多人說我寧願要清白,我要跟你官司打到底,但是那個我們沒有去做過實證,人民到底是希望說,我是希望盡早脫離訴訟,還是說我要一個水落石出的清白,那個是我們無法評價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