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那一個它到底是一個審級或怎麼收費這可能要請尤律師待會來說明會比較適當,那不過我先說明一下我原始的提案裡面,其實這個司法院也有這樣的資源,就是審查對象僅限於檢察官所提出這證據,那它最主要事實上並不必然是建立在卷證併送,它其實還是可以由檢察官所提出的證據清單,倘若我都採信的話,它到底足不足夠來支撐一個有罪判決。它事實上算是一個離譜控制,所以我還是會建議說,保留那一句話,但可能把「確認檢察官之起訴是否已達有罪判決之高度可能性的門檻」這個部分刪除,因為它的確可能,它是一個標準比較高的審查,它會讓人民更早脫離這一個可能不會得到有罪判決的訴訟,但它或許離我們原先所希望做的離譜控制,有一點差距,然後可能會比較像是在進入有點像是本案的審判這樣。所以我建議是把前面的留住,然後之後那個有罪判決之高度可能性把它去除,這個部分我可以撤掉。

那至於剛剛楊委員有提到說,制度的改革事實上可能不能單純看一面,可能要整體去看,的確我事實上也覺得說檢察官起訴之所以在起訴當時沒有完全善盡他的舉證責任,跟我們現行法官事實上還扮演著證據調查責任,事實上是有關,那所以當然制度改革不會只有改革這一面,包括起訴狀一本、包括由檢察官百分之百來負擔舉證責任,如果沒有盡到舉證責任就必須要判無罪,這事實上都有關的,不過我們這邊的話就單純暫且提有關於起訴審查部分,說明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