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基本上我是就我自己個人經驗講,因為全國律師那麼多,每個人收費方式都不一樣。那坦白講,如果說今天是經起訴審查,特別是律師幫當事人聲請起訴審查,然後也很幸運的碰上了林孟皇法官,然後就起訴審查就駁回了起訴,那也很幸運的高院也維持林孟皇法官的見解,這個就這樣無罪確定掉,我不會退費,當然不會退費,這是律師的功勞。那比較麻煩的是,雖然很幸運的碰到林孟皇法官,但是高院不支持林孟皇法官,這時候發回來怎麼辦?那這個我可以跟各位講,絕大多數的情況底下,律師還是會再收費一次,只是說這個收費的費用,因為前面收的那一次收比較多,但是做的事情沒那麼多,所以大部分的律師會在第二次減免收費,就不是免,就是減少收費。這個當然都是在律師跟當事人之間的契約自由的範疇裡面去進行的,這個部分我大概只能回答到這樣子,因為這個真的每個律師做法都不太一樣。那倒是那個關於那個起訴審查為什麼在現狀用得不好,我可以補充講一下,那個起訴審查基本上是在挑戰人性,對法官來講是在挑戰人性,如果說今天把這個案件起訴審查駁掉他不用審,對他來講當然很好,但是問題就出在說高院現在普遍不支持起訴審查,然後駁回的那種決定,那我想賴法官跟那個林法官都很清楚,這樣只要撤銷了,發回來之後,就會分給另外一個法官。

那分給另外一個法官之後,大概在法院裡面就有內部的murmur會跑出來,所以幾次這樣下來之後,大概目前的法官都不太願意用起訴審查,我們自己經驗是這樣,我這裡就有一個案件,我真的跟法官講說這個案子裡面檢察官起訴了所有卷證裡頭,沒有任何一份筆錄、沒有任何一個證人,連被害人都沒有講到我的當事人,我在卷宗裡面找不到對我當事人不利的證據資料。那個案子已經很久,92年的案子,然後105年才抓到這個,因為通緝才抓到我的當事人,那法官我跟他這樣講了之後,他是不聽,我跟他講說難道你要當檢察官嗎?他也不聽,就還是進入了審判程序,還是要去傳那個另外一個已經被通緝的主要的共同被告,所以不願意用的那個情況是很普遍的。那之所以不願意用,就我剛才講的心理上的因素之外,另外一個因素就是以目前還是走卷證併送。這個法官沒有把握說我自己評價這一個卷證,我看起來結果我認為是沒有到達起訴門檻,但是高院或其他法官會不會這麼想?這個是最大的問題。所以為什麼起訴審查在卷證併送底下,能夠發揮的效果最多是到離譜控制,原因就到這裡,就是在這裡,但我就是為什麼我認為說那個第一行那個字,用字上可能要很注意。因為在起訴狀一本的那個操作底下,起訴狀一本那一本,裡面只有記載訴因,沒有記載證據,所以檢察官不可能在起訴的時候就提出證據,檢察官不可能在起訴的時候就提出證據。所以這文字上可能還要稍微再修一下,可能就是在審前階段你所提出的證據清單或你提出之證據,這樣子修才有辦法跟起訴狀一本去接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