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我自己的提案,我的說明是的確在某一些案件,檢察官事實上在外界看來,其實應該已經可以發動搜索,但他卻沒有發動搜索,那使得被告有機會去把證據燒掉,然後之後才去灰燼裡面驗美鈔之類的那種情況;那或者是說他事實上已經可以傳喚被告卻沒有傳喚被告,反而去追其他的共犯,的確是有這樣的情況,不過我的文字裡面寫「等情況」,所以理論上應該也不至於誤會說我只有舉例,只有針對這兩種情況。但我針對這個部分並不堅持,如果就是針對這一個起訴或不起訴,事實上都有可能會有一些,並不是太專業可能會有一些濫權的情況,內部如果有一些控制的話,其實這個部分刪掉也無妨,就是在那個相關的字句裡面針對起訴或不起訴,然後有些程序違反或是一些沒有達到他們自己專業標準部分來做一些控管。那針對剛剛林委員林達委員所提到有關於檢察資源不足,那可能在這種情況之下,到底那個證據蒐證偵查可能會有一些不全的地方,並不能責怪檢察官的部分的話,我其實也認同,那個部分應該是我們下個階段會處理的,那只是說我想如果這個部份,事實上是由上級檢察官來做一些監督跟控管的話,我相信上級檢察官應該也在這邊會做一些考量,不至於把那一個部分列為是一個內部濫權的問題,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