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比較偏向於這個法務部的提案,就是李教授部分的那個不起訴的問題,是不是我們就可以比較保留,不要把它放進來,為什麼?第一個,它這個前提設定是不起訴,所以一定要有不起訴的結論出來,那我們後面又會討論到不起訴的審查,其實如果不起訴之後,經過再議如果是限制的話,在高分檢都認為說這個不起訴是合理的,那到底究責是要究誰的責?是一審?地檢還是高分檢?還有或者將來是人民審查,人民審查說沒有問題,所以這裡就會產生這個跟我們……因為是有了不起訴處分之後才回過來究責,這個制度設計上已經有審查機制了。那再來就是這裡面的用詞,確實會有不確定法律概念的問題,就是非專業的蒐證,我們怎麼樣去評價?那包括剛剛那個部長所說的,蒐證消極這消極又是怎麼去認定?其實會產生很多更多的問題,那其實如果檢察官一般辦案還是這麼草率,在這個內部風評就會出來,他的內部其實防範的機制、陞遷什麼其實都會受影響,我覺得倒是這個部分應該是不需要把它放進來,要不然徒增困擾。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