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一點是不是容我表示一下不同意見,因為在我們的議事規則裡面,其實並沒有針對如何辭職才算有效辭職有任何的規範。那所以雖然我尊重主席對於辭職的正當程序的這個解釋,可是這個解釋並在事前和事後其實都沒有……事前並沒有告知,並沒有委員知道要透過這樣的程序才算是合法的辭職。那我們其實都看到了不只是媒體報導了,而且林鈺雄委員事實上是在4月22號正式地發公開的聲明說他要退出國是會議。

那我認為說辭職按照我們一般的通念,是單方意思表示就可以生效的,沒有道理說他辭職,然後我們硬是不讓他辭職,我認為這個在我們社會的一般通念裡面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這個想法喔。我覺得辭職跟分手一樣,就是要在一起的話,兩個人都要同意才能夠在一起,可是說要分手的話,其中一個人說要分手那我們就必須要尊重他的意見。那實質上呢,林鈺雄委員跟陳重言委員後來也就沒有再來開會了,所以我會認為說本組現在應該就是18位委員,以這樣的基準來思考怎麼樣算過半數的問題,那我認為這個是符合我們現在的議事規則的,這是我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