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那我們就做這樣的,我想不要做決議了,就是我的裁示啦,好不好?然後就是關於剛剛講的,就是那個算是我的裁示,然後請籌委會處理,我想我們實際上不需要再花太多時間討論問題,比如說這個出入,說實在的比如9票,你這樣一算就18就是10票也是通過,那差一票。呃我最近常常在想的問題喔!是我們國是會議的決議到底如何執行?那這個我們現在通過了,是不是一定執行?當然我們參加國是會議的,當然說一定要執行,不執行不然我們開這個會幹嘛?

可是就整個國是會議決議,它本身是有那麼大的拘束力嗎?譬如說背後的這個改革方案,所有的改革方案都可能要交司法院跟法務部去執行,那你法務部跟司法院它拒絕執行那怎麼辦?而且我想考慮的,更重要的是說我們所有通過司改會議的這個案子,都是要交由兩個院、部去執行,院、部本身就要對所有的改革方案要做進一步的評估,不能行的它要說明理由,能行的它要講清楚時程。

所以整個來說喔!通過當然很重要,通過能不能執行可能也要看票數,你票數勉強通過,可能到時候法務部就說我沒有要執行。這個東西可能還請大家多考慮一下,我覺得不要去爭那個一票、兩票啦!爭一票、兩票的意義不是很大啦,我們還是希望有高度共識的改革方案比較,推動起來比較有可能嘛!勉強通過的法案到時候它就礙難執行啊!它就不執行啊。

所以我覺得這也是對於這種改革,我們要更具體的、更落實的去想喔,可能是這樣。所以我原則上我覺得在兩位辭職,可是沒有正式提出辭職,也沒向籌委會提出,那本分組也沒有權去准或者不准,暫時以它們為主,可是要籌委會去這個決定他們是不是口頭辭職就算辭職,然後籌委會確定是這樣,我們就回溯對每次他們辭職之後的這個通過案件的票數統計,再全部重新整理一遍。OK,好,接下來我們看那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