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不想耽誤時間,但是我覺得兩個原則問題還是要表達一下意見,第一就是我們每一個案子都有表決,但通過就是通過,我覺得不應該再說高度共識或非高度共識,我覺得過半就是高度共識。如果我們還自己承認說我們沒有到18票、19票、20票就不是高度共識,這個是無謂的新的爭議,我覺得我們大家已經尊重這個民主程序了,可是嗯……通過或不通過對大家還是有意義的,如果今天講到這樣子的話,我覺得我們都可能就套用林達檢察官的話說,那這不是很打擊士氣?我們都沒有力氣再待在這裡繼續開會下去了。所以我希望不是這樣子看喔,通過對我們來說還是很重要,不通過也有它的意義。

那剛才加這個不起訴的部分其實是重要的,因為它是配套的,你不能只談這個濫權起訴,而不談濫權不起訴的部分,因為有很多有名的案例大家心裡也都明白,本來這個案子我就覺得很奇怪,因為這根本不需要修法,這是法務部本來自己就該做的事情,還要弄到開司改國是會議,大家花那麼多力氣來討論,然後才弄出一個案子。如果我們今天還讓它都不能通過,我是覺得非常的遺憾,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宣示,法務部也願意宣示了,只是它就似乎是刻意的要排除不起訴的部分,我真的我認為這裡面有玄機,所以大家應該認真的討論、認真的表決而不要放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針對人數的問題我也同意張娟芬委員的意見,就是兩位委員已經公開的非常大動作的宣示他們退出了,這應該予以尊重,那還假裝他們還在這裡,把他們的票也算進來,我覺得這又變成是對我們所有其他來開會、繼續開會的人的一種不尊重,所以變成對雙方都不尊重。那如果說這是要籌委會決定的話,我今天就公開呼籲籌委會正視這件事情,因為兩位退出委員裡面,甚至有一位在他公開的言論裡面講說,他如果繼續來開會他就是同流合汙,那這樣的話都已經講了,我們是被說成是他不願意同流合汙的對象,然後我們今天表決還要把他的票算進來,我認為這對雙方真的都是嚴重的不尊重,這個事情我覺得還蠻嚴重的,請籌委會要正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