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部分的話其實之前也跟林法官林委員私下討論蠻多的,那針對林委員所提的那個讓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沒有實質確定力這件事,我是支持的。但是當它沒有實質確定力之後,它還是有一個形式確定力,那如何去監督這樣子的不起訴處分的確事實上是需要一些缜密的一些規劃。

那只是說林委員所偏向的、偏好的引入日本的人民檢察審查會,那這個制度如果移到台灣的話,有鑒於台灣的這一個針對罪證不足的、罪嫌不足的那個不起訴數量事實上蠻大的,再議的數量也很大,所以從這個角度而言的話,我其實擔心如果把所有的這些案件都交由日本的那種那一個人民檢察審查會來處理的話,事實上會負擔不了,那再考量到人民來審查這樣的不起訴處分,他們其實專業有限,你還是必須要配合一些專業的人力來處理這樣,所以幾經考量我才會建議我的提案,才會建議維持現在的再議,以及維持現在的交付審判制度,然後在這兩個制度上作改良。

那林委員的提案的話,他是把再議跟交付審判一併廢除,所以其實我們再重新做一個簡單結論就是,針對這個不起訴處分不再具有實質確定力這點觀念是一樣的,想法是一樣的,但針對當這個不起訴處分要做成之後要如何去監督,那我的思考會同時考量到我國的案件量的問題,然後以及這樣子的制度變動的成本問題,所以我會選擇改良現行體制,那林委員是選擇採取新的制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