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改良部分在於,就我的方案的話,包括再議的部分的話是增加由律師強制代理,那另外因為再議的部分,它很容易失敗的原因,事實上跟它對於這一個檢察官偵查的狀況其實並不是那麼了解,那甚至它可能有檢察官可能證據調查不足的地方。所以我在第二點除了各律師他受委任可以檢閱偵查卷宗之外的話,那另外也讓他可以去依據現有的證據保全的規定,然後讓法院來裁定去做一些證據的調查。

那另外第三點的話,事實上是跟檢察官做一個討論,他是認為說其實再議,他們當然對於濫行發回續偵其實會有一些困擾,但他認為其實再議還是會有、可能會有幫助,如果再議然後撤銷發回的時候,如果可以提供具體的建議,包括他們到底原有的偵查有什麼樣需要改進?那或者說有什麼樣新的改進的方向,那其實還是會有一些用處。那第四點的話,是考量到其實現行有一些案件,發回續行偵查的時候,其實那個時間拖得非常的久,已經沒有什麼,等於是案件死在那裡,結果連被害人事實上,因為他等不到一個結果,所以他其實也不能針對這個再議的結果,再去聲請後續的一個權利的救濟,所以我才針對第四點的話,續行偵查應該有一定期間的限制,它一定要做一個決定,然後之後人民才知道他到底要去聲請交付審判,還是要做怎麼樣的處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