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還有沒有什麼意見?是。

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余麗貞

對不起訴有沒有實質確定力喔!其實這是立法選擇啦!我們剛剛都有提到說有日本跟德國嘛!那前提是他們沒有再議制度啊!那有再議制度相對是奧地利跟葡萄牙,它們是有實質確定力,這是一個比較法的跟大家報告。那講到說如果沒有實質確定力的話,會發生一件事情,如果我們維持再議,也維持交付審判的話,那麼如果它沒有實質確定力會發生什麼事情?被害人有些濫訴的人,我告的時候檢察官不起訴,再走再議、再交付審判,沒有實質確定力,再來一次。

我們現在是因為有實質確定力,所以如果它是沒有新事實、新證據,我們就直接簽結,那避免濫訴的可能,如果說沒有實質確定力的話,那就再來一次、兩次、三次都會再發生。那我覺得這樣子的話,是不是合理啊?如果沒有實質確定,表示我還可以再作一個不起訴處分嘛!所以這部分的話請大家要審慎考量,那林法官剛剛有提到說,他對微罪部分有提到就是說處理,當然這是其次,可是您在處理微罪那個部分,他認為說警察做的那部分其實他並沒有……是暫時效力,最後還是要有經過檢察官來核備之後,它才有實質確定力,也就是說在廢再議這部分,不起訴有沒有實質確定力的時候,然後在警察微罪,您又主張說這個要有實質的確定力,我會覺得這部分可能是有一點在制度上面是不是,我不太能夠理解這兩個你的主張有沒有實質確定力,這個好像這兩個層次有一點點的矛盾啦!法務部也認為說,如果可以的話是能夠維持現在的狀況,其實最主要是避免濫訴啦!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