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喔,不起訴處分如果沒有實質確定力的話,坦白說這個對於基層檢察官的工作負擔我想會是很大的減輕,我們現在之所以要把不起訴處分書寫得很像判決書,然後讓那個檢察官在寫不起訴處分書的時候要兼顧全卷證,然後很辛苦的這樣子寫,寫出一個像判決書一樣的東西,最主要原因就是它有一個實質確定力。

那這個實質確定力的範圍要特定下來,所以它必須要在它的不起訴處分書裡面,很清楚的交代它所認定的範圍,乃至於它所使用到的那些證據,那這個對於基層檢察官來講是一種很大的負擔。所以我有說我們今天不起訴處分書,不起訴處分沒有實質確定力的話,我相信對於我們基層檢察官的工作負擔可以減輕很多,這是我支持它的最主要原因喔!

那至於剛才那個余檢察官所講的,余主任所講到的那個問題喔!就是說濫訴的人啊,我不曉得濫訴怎麼定義啦!但是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情況來看這個問題,其實那個林委員的提案裡面都有講到說,重複提告或者是檢察官重新起訴的情況可以行政簽結,或者由法院作不受理判決,所以那個對於我們實務的影響來講不會太大,我認為不會太大,那個問題可以不用考慮。

那再議制度跟不起訴處分的實質確定力,兩者之間是不是必然完全衝突,我也覺得不一定,因為再議制度基本上你可以說是一種行政系統內部的自我審查,跟訴願其實坦白講很像,所以即便我們今天認為說不起訴處分沒有實質確定力,在制度上面我們還是可以設再議,或者類似其他自我審查機制,讓它能夠重新開啟偵查,我覺得這個都不矛盾。所以這個提案跟後面李佳玟的提案是不是一定會矛盾衝突到,我也覺得不見得,那不見得會像余檢察官所擔心的那種情況會出現,所以我是覺得還好,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