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雖然比較傾向於說應該那個實質確定力應該拿掉,但是因為最近的……因為我們這一次的這個議案喔,會涉及到後面的監督跟審查,就會產生很多邏輯上我們沒辦法實質把握。比如說沒有實質確定之後,那如果是按照林孟皇法官的提案是廢除再議,那全部由人民檢察審查會來代替。那人民檢察審查會如果審查結果認為說不起訴處分是沒有問題的,它沒有要強制起訴,那那樣子效果會再……,我們要怎麼要去定性?目前我看的文獻都沒有討論這個欸!因為目前文獻都一直強調說人民審查檢查會它有強制起訴的效力,至於它們認同說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是沒有錯的,那一部分呢,到底將來當事人被害人可不可以再告等等之類的,就沒有探討,就我發現就沒有了。

那如果是不是採林孟皇法官的全部廢除再議,而是採法務部的或者是這個李教授的,都是部分維持再議、部分就是人民檢察審查會,同樣我們這個再議跟人民檢察會認定說那個原處分原不起訴處分是沒有問題的時候,那個效力我們現在要怎麼去定性?這個是現在要解決的,因為我們整套制度要完成、要提出去啊,不然你後半段的東西我們沒有交代,會覺得好像只解決空中的一部分而已啦!那這一部分是不是可以討論的更精細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