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可以說明一下其實留在那邊,其實是看起來是不會怎樣,但是因為我們用的命題是得依據相關規定向法院聲請證據保全,跟現有的刑事訴訟法第219條之一的那個證據保全程序是不一樣的,也就是我們留了那個尾巴會讓人家想說,那你的依據相關規定是什麼?如果是219之一的話,它是有程序先向檢察官,不行的時候才向法院,那我們這裡就是直接又允許它跳到法院來,所以會產生將來這個新制度規劃的時候會產生衝突,到底要怎麼去解讀說當時國是會議決定的它的意思是怎麼樣?如果是原來現在、現有的制度都已經有這些東西了,我們其實是不需要再加後面那個尾巴,那我為什麼會提到這想法就是,包括李教授後面那一個交付審判的時候,也有一個聲請法院證據保全,我那時候也想說以這個交付審判它的定位是在新調查證據嗎?還是怎麼樣?因為這個實務跟學說有爭議,那時候我覺得說留這個尾巴,其實也會產生更多的爭執,啊我看這都已經提案。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