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呃,其實提案的原意大致上就是在於說剛剛尤委員所講的嘛!也不見得是檢察官怠惰,而是在於說可能見解不同有些該保全的證據,告訴方這邊覺得該保全的證據,,檢察官沒有保全,給他一個可能保全的權利,讓他可以有機會去調查他認為該調查,這樣他去提再議,跟他之後去提交付審判會機會比較大,大致上事實上是這樣子,那只是說如果照林達檢察官跟賴法官所提的現行制度真的可以處理嗎?如果可以處理的話,我不堅持啦!那只是說想要保留這樣,目的事實上最主要是要給告訴人有這樣的權利,免得他還是依照原來卷宗的東西,然後去送再議跟去交付審判,就變成沒有什麼實益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