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我那個第一個廢止交付審判是建立在廢除再議制度的前提,那再議制度這個沒有過,所以這裡的提案基本上……其實留著也沒太大意義。不過另外一點我要說明的是,我們這個國家為什麼要把一個人……就是我們起訴一個人要判他有罪,當然要三審定讞,可是我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的時間,經過檢察官不起訴,再議之後,然後還要在法院一個交付審判,其實我覺得這也是蠻怪的一件事情。那以日本來講,他們的交付審判有他們的交付審判制度,可是他們只是限定在一些類似、特定的犯罪類型,它限定在哪一種類型呢?就是那種……檢察官可能會官官相護啊,這種公務員貪瀆的案,這一類的案子它才會去做聲請交付審判。

那我們咧?所有案子都容許,那其實法院也操作還好,只是我覺得要各位去深思,我們浪費那麼多的資源,目的就只是為了讓……像一般人民,已經不起訴也再議,都認為不該起訴了,還要來聲請交付審判,那浪費多少司法資源?這個各位去思考這個問題,我沒有提案,那我的重點是放在二啦,就是說我認為我們以實務工作者看到的狀況就是,有一些案子我們認為根本罪刑不足啊,不應該起訴啊,或者是……不是,就是不應該緩起訴,或者是甚至不應該職權不起訴,可是呢,檢察官因為沒有一個監控機制,他原則上就會……那很多的當事人在面對檢察官那種強大的國家公權力之下呢,他就不甘不願呢,然後就認了。那我覺得呢,應該要有一個外部監督機制,因為緩起訴、職權不起訴是認定他構成犯罪的,跟我們剛剛講那個不起訴、聲請交付審判那是不一樣的事情。那我覺得我們國家機器既然認定這個人構成犯罪,只是給他緩起訴或者是職權不起訴這種類型,應該要有一個外控的審查機制,那外控的審查機制就是由法官用簡略的方式來審查,那我們這個制度搭配,是要鼓勵檢察官盡量使用緩起訴這個機制啦,大概先做這樣一個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