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林法官的那個提案第二點——檢察官針對罪嫌已足的案件做緩起訴、不起……所做的緩起訴、不起訴,為了避免可能的濫權這個部分呢,如果從……就是針對這個部分的話,我同意在緩起訴這部分應該要加上法院的審查,因為其實現在緩起訴的給予被告的負擔跟刑法裡面緩刑其實是類似的,那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緩起訴其實有讓檢察官同時扮演法官的問題,那只是說這裡會有一點兩難,兩難是在於說,倘若今天緩起訴交由法院來進行審查,它滿足了控訴原則,就是把起訴跟審判的這樣分離這樣,但它其實可能更抑制了檢察官聲請緩起訴的動機,那更不要說法院可能也不見得多支持這樣子。所以就是從理論上來看的話,這樣的監督我覺得是有必要,但現實上如何去解決,或許我們其他的……或是要怎麼樣去鼓勵檢察官使用緩起訴的機制,或許我們可以去思考的是另外……剛剛其實先前已經在討論的時候已經有提到的,是否緩起訴一定要得到告訴人的同意?那或者是它需不需要被告認罪為前提,這點或許我們應該要一併來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