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司法院刑事廳報告,那……如果司法院不去從法官案件量增加的負擔這個角度去思考,而卻是從是否能夠發揮實質的監督機能來思考的話,我的疑慮是說啦,如果說照林委員所提的這個,仿目前調解委員會的調解送法院來做略式的形式審查。但是據我所知,這種……對於法院目前對於調解委員會調解的內容所做的審查,因為它其實大部分是民事的約定,那它審查的內容其實是對於說這個約定是不是有跟法律有牴觸,然後是否有違反公序良俗,然後用這樣的方式來去做審查。這個審查基本上不會去牽涉到像起訴、不起訴,它可能對於證據內容的判斷,那可能有大量的證據資料,那對於這個案件如果做不起訴或者是緩起訴到底適不適當,這樣的一個判斷我覺得其實是不是這麼容易的。那如果法院對這樣的案件,它只是做一個所謂的略式形式審查,那到底是不是能夠發揮實質的監督效力,我個人是覺得有點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