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我剛剛一直在提就是說,我想大家都支持說目前檢察官這個緩起訴是認定構成犯罪,可是沒有一個外控的審查機制,那沒有一個外控的審查機制誰來做?這是一個問題。那這個制度呢,是參照德國法,在德國法的思維就是……其實我們,我想楊永年委員應該也可以支持我們是所謂的權力分立嘛。那檢察官自己做的決定……這個是認定有犯罪的,應該有一個外控的機制,那這外控機制我主張讓法官來扮演。那法官來扮演……因為剛剛我們前面已經講了,它是沒有實質確定力的,那剛剛那個李佳玟委員一直在講說,那我們真的就會因為這樣一個制度會鼓勵檢察官作緩起訴嗎?那其實我有去大概了解,包括有跟林達委員聊,其實檢察官不太喜歡做緩起訴,大概三個考量:一個就是剛剛林達委員講的,高檢署有時候會挑剔嘛,因為呢,它總認為說當事人又沒有談得那麼清楚,事實上,我們的法律規定根本緩起訴不需要被害人同意呀,一個車禍過失案件行情就是三十萬,被害人就是要一百萬,那要一百萬怎麼辦?檢察官當然就只好起訴,那法院就判了啊。那可是這個某程度就是……行情就是如此,那所以我們現在高檢署會用這個方式挑剔,那我們今天如果讓法官就審查了,法官大概比較會了解行情,啊就是這樣,法官也准了,那這個案子就這樣就算了、就終局了,我認為這是一個。

那第二個就是,檢察官會不喜歡用緩起訴的原因就是他要擔負終局的責任,所以有人背書更好,所以他會選擇起訴的方式。那以這種方式來講,我們都可以透過由法官事前來審查緩起訴這個制度,來鼓勵檢察官比較願意用緩起訴這樣一個機制。那剛剛那個刑事廳在講說法院審查到底什麼樣的審查?在我的理解,它就有點像是在審查監聽票、審查這個這個搜索票一樣,我大概把卷證看過一下,這個被告沒有被檢察官濫權然後施壓,然後咧,這個也是在法律的……符合法律要件,那真的是構成犯罪了,那檢察官選擇給他不用緩起訴,那我法院就給你支持背書,然後就勾,然後就……這個案子就結了。因為它沒有實質的確定力,所以它也不需要再進入一個什麼審判啊,什麼樣一個很嚴謹的一個程序。那事後有可能發生那個……那是看有沒有可能是新事實、新證據,或者是說,被告沒有履行那個條件,那是再行提起、再行提起那個什麼……再起訴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個應該是可以解決的一些目前……這個……檢察官不太喜歡用緩起訴的一個狀況的問題啦,那我覺得一加一減,整個工作量對法院體系是沒有增加的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