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針對我的部分來加以說明。其實那個日本人民檢察審查會就我詢問相關專家的結果,它其實……時間的結果有一點是象徵意味大於它實質的能力,所以,我在先前其實有對這一個……人民檢察審查會事實上是有蠻多的疑慮,所以我的提案事實上是相當程度增加這一個審查會的一些調查的能力,那使得這一個審查會可以真的發揮功能。那我的設計事實上也是希望它扮演一個例外監督的角色,所謂例外監督的角色是指說,在有告訴人的案件,我們現行的制度是設計再議,然後之後交付審判嘛,但我們那些針對無告訴人的案件的話,只有再議之後就結束了,所以它其實需要有另外一個外部的監督機制。

那只是這個外部監督機制要怎麼樣做會比較適當,會真的讓它有效?那我的做法的話,就是增加它的一個調查能力這樣。那另外針對我第一點那個經職權再議的部份的話,原先提出這一點的話,事實上是希望它內部還是會先做一些控管,控管如果……控管……還是維持原來結果的話,才送這一個人民檢察審查會。可是我後來想到是,如果有這一個職權再議的部分的話,其實它會有產生一個問題是,有一些我們相當關心的政治人物可能涉及到圖利案件,那這些案件其實並沒有在職權再議的範圍。那所以就這部分的話,如果維持我的原案的話,也希望……看要增加提案或怎麼樣,就是一併去修定現行的職權再議的範圍,因為現在、現行職權再議範圍針對那一些政治人物可能圖利而做不起訴處分,其實有相當大爭議那部分的話,是沒有辦法處理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