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是支持這個法務部的那個提案,就是加入一個人民檢察審查會來作為外部的監督機制,那我為什麼強調外部的監督機制,就是會涉及到李教授,李教授其實她的方案其實跟法務部差不多,只多一個調查能力,還有可以傳喚證人,另外就聲請法院證據保全,所謂證據保全是如剛剛所述之外,會有一點的,法官跟這個檢察官權力混淆之外,就這個定性部分,調查能力部分,我是有一點疑慮啦,就是我們如果把審查會是界定在它是一個外部監督機制,而不是一個更上層的偵查機關,那它就不應該有其他的權力,不應該有其他權力,那如果它都可以有調查能力,還可以傳喚證人,那等於是給它偵查權阿,給它偵查權,那會混淆,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是不起訴處分,依現在制度,我們是就現制度修改,意思地檢做不起訴處分,然後這個高分檢再議之後維持,那可能就會進到這個人民檢察審查會,那高分檢也都進行過,不管現在體制它可不可以,理論上它是可以偵查啦,至於它實際要不要偵查是另外一回事,那都經過這樣子的偵查程序之後,又給它一個更上層的偵查機關出來,那會把體例會混淆,那將來它所傳的證人,又被遭受質疑的時候,那怎麼辦?因為它這個檢察審查會可以命令強制起訴,那將來它自己這一段,將來如果說它認為說有必要起訴的話,這個或者是交由檢察官再行偵查,那其實它這個都可以做,他不需要介入那個偵查權的行使,以免把自己的角色,監督的角色又變成自己是要被監督的,那會混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