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這個有關於調查權那個部分的話,其實一方面如果參照日本的制度,就我所知,日本的人民檢察審查會,它事實上是可以傳喚證人的,那不過,如果我們不直接訴諸外國法,全會知道,日本可以做,我們要做的話,其實也是著眼於在於,今天要送檢審會的案件,事實上通常是政治敏感案件嘛,對不對?那政治敏感案件其實,它其實會牽涉到的爭議還包括說,它當初的偵查過程是否有什麼樣子的問題?證據調查是否充足?所以如果你還是以檢察官本身所調查的證據作為一個基礎的話,那等於這個檢審會事實上只是充其量就是幫現在檢察官做個背書的情況居多,那它當然不是說完全沒有功能,但是它就會變成是,它在肯認檢察官調查證據的基礎之上,就法律的適用的部分做爭執而已,但我所期待的那一個檢審會的功能事實上是超過這個,說明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