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說真的啦,偵續七或偵續九,這個在我聽起來是比較像是高檢署的檢察官跟地檢署的檢察官意見不合啦,那剛才余副司長跟林委員這邊的這個說法,我聽起來更比較有一個預設的前提就是高檢署是錯的,然後地檢署是對的,那因為高檢署不在這個地方,沒辦法幫自己辯護,那我也不好,我也沒受它的委任幫它辯護啦,所以這個問題我就略過不談啦,但是我是覺得說去限制次數,有沒有那個實質的意義,我是比較質疑啦,因為既然是意見不合,那就真的很難講說是誰對誰錯嘛,所以比較有實質做的意義的改良方式,不是你去限制它再議的次數,因為無論如何,在再議制度仍然被維持的情況底下,這個再議制度就涉及到人民訴訟權的問題,所以去限制它的次數,基本上是限制人民的訴訟權,那我一直有一個想法是覺得說,我們在做司法改革,應該從我們的組織跟我們的工作流程上面先去改革,不要先一開始就先去限制人民的訴訟權,不然這樣司法改革人民還沒有蒙受其利就先受其害,這無論如何都有點講不過去啦,所以我會覺得說在這個部分呢,改良,如果說真的考慮到剛才講到那個偵續七、偵續九這種問題,最快的方式不是你限制它次數,發回的次數或是再議的次數,比較好的方式應該就是,你叫高檢署的學長,既然你有高見,你就自己查,你不要再發回來叫我查,因為我的意見就是跟你不一樣,那你在短短的幾頁的那個處分書裡面,發回的處分書裡面,也未必能夠盡你的意思,然後我也不了解你到底要我查什麼,那最快方式就高檢署自己查,這個最快,那你查完以後你覺得可以起訴,你就命令我起訴,在檢察一體裡面,命令我們起訴,我覺得這樣最快。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