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律師公會的意見,我是有一部分不贊成啦,但絕大多數都同意,我先講一下就是說,大家都知道說,律師倫理跟律師懲戒的問題,事實上涉及就是律師自治的問題嘛,律師作為一個在野法曹,然後他幫助人民維護他的權利,那事實上也經常因為這樣子跟國家處於一種對抗的狀態,所以律師自治之所以有必要的原因,就在於說要維護律師的獨立性,讓律師能夠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所以關於律師倫理跟律師風紀的問題,我們都交給律師公會來處理,所以經由我以上的說明,各位可以理解到就是說,律師倫理跟律師懲戒真正的關鍵的重點在於說,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健全的機制去實行這個律師倫理規範,讓律師懲戒的問題能夠被徹底的實現,那問題就出在說,目前的律師公會的機制,出了很大的問題,他出現在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就在於說,目前我們因為沒有採取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所以目前全國總共有十六個公會,最大的公會像台北公會他有七千個會員,那小的公會像雲林、台南、台東這些公會只有數十個人,那十六個公會造成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說,十六個公會對於律師倫理規範的執行的標準不一,所以經常出現的情況就是,你可能會在台北這邊會被移送懲戒,但是可能到了外縣市,特別是更偏遠的地方,可能當地就覺得說,這沒什麼,然後就不會把他去移送懲戒了。

以我個人來講的話,我在擔任台北公會的第25屆的理事的時候,我就有處理過一個會員,這個會員其實他事務所在台中,嚴格講起來是台中的律師,那因為那個,因為遲誤了上訴期間,那是很嚴重的一個疏失導致案件被確定,那當事人來投訴,那為什麼當事人來申訴,他跑到台北公會來申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台中公會那邊處理起來有問題,簡單講是這樣,處理起來有問題,所以後來就跑到台北這邊來投訴,那台北公會處理了之後,後來也把他移送懲戒。

那在這一屆,應該講上一屆,27屆這一屆,我擔任常務理事這一屆,台北公會也處理過類似的問題,那當事人、這個律師是在雲林,那這個當事人來申訴的時候,還特別跟我們講得很清楚,他說雲林公會那邊的律師跟他們講說,這個案件如果在雲林是不會被處理的,所以他後來就跑到台北來申訴。

所以倫理規範沒辦法被落實,對於執行有很大一部分的問題是在於說全國十六個公會處理起來標準不一致,同樣一部律師倫理規範,但是大家在解釋上是有疑義的,儘管全聯會對於倫理規範,他的解釋有一個解釋權可以做函釋,但是這個函釋往往在具體的個案裡面被適用的時候,還是有很多的問題存在,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唯一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倫理規範的這個移送權,全部集中在全國律師公會這邊,但問題是,如果說你要把他集中到全國律師公會來,碰到的問題就是,目前的全國公會叫作全聯會,這個全聯會他們沒有個人會員,他只有團體會員,那沒有個人會員,只有團體會員,就造成的問題就在於說,他對於每一個個別的律師他沒有管轄權,因為你不是我的會員就沒有辦法懲戒你嘛,所以我才會特別提案說,要把目前的全聯會改成全國公會,要讓全聯會的會員除了團體會員之外,還涉及到還包含到個人會員,這個是我提案的第一個目的。

那第二個目的,我所講的第二個提案的,我會提出來的原因在於說,目前的律師倫理風氣的執行的問題,除了我剛才所講的,他只有就十六個公會造成執行標準不一的這個問題之外,另外一個問題在於說,目前的地方公會在處理律師倫理風紀案件,是由理監事會來處理,但是理監事會他的產生是透過選舉產生的,所以這中間會有政治上的考量,就公會內部政治上的考量,人情上的壓力,所以上次台北公會來報告的時候也特別提到這一點。

那台北公會之所以在移送的案件量上面占全國之冠,最大的原因也在於說,台北公會第一個人多,第二個也就是因為人多,所以他在理監事會處理這個事情的時候,他的處理過程能夠比較擺脫掉那個人情壓力,可是如果說你今天公會會員人數少的話,那就不一定了,所以我們的想法是認為說,比較好的處理方式,可能就是在理監事會外面另外再設一個單獨、獨立的懲戒機制,像國外的機制那樣,我在今天來開會之前,我也查過美國的機制,也有查過日本跟德國的機制,還有法國的機制,他們的律師法上面所規定的律師倫理風紀案件的懲戒,其實事實上都是在理監事外,另外再獨立設一個懲戒機構,以日本來講的話,他在調查叫做紀律委員會,專門處理事實的調查,那紀律委員會他調查完了之後會移送給懲戒委員會,這個懲戒委員會有多元的組成,無論是紀律委員會或者是懲戒委員會都不在理監事裡面。

所以我的兩個提案的第二個提案就會建議說,在這個全國公會底下,另外再設一個專職的機構來處理律師倫理風紀案件的問題,那至於法務部的那個律師職業法庭,我查一下,大概只有在德國法上面是使用律師職業法庭,他們叫作律師法院,但是德國法的構造跟我們差很多,因為他是聯邦制,非常的複雜,那目前的律師法本身部版的草案事實上也沒有包含職業法庭、律師職業法庭,那我是認為說如果通過了今天法務部的這個提案,要再設一個職業法庭的話,會嚴重的拖慢律師法的修法進度,因為要回過頭去等部版的草案,重新再來,所以我覺得對於目前的律師的懲戒狀況的實務,緩不濟急啦,所以我是不贊成這個提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