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基本上我認同那個尤委員的那個看法,那我剛剛在想說,我們怎麼克服,如果是這個全聯會是以團體為會員,那我們沒辦法去管到他個別的律師,有沒有,在法制上我們有沒有可能把他設定說,參加各地方律師公會的會員,當然為全國律師聯合會的會員,只要這樣明定,因為如果要要求說他加入全聯會,全聯會才能夠對於他這個違反風紀等等等等的處理,他只要不加入你還是沒轍,只要把他明定說,他加入地方律師公會,就當然為全國聯合會的會員,那全國聯合會對他所屬的律師都可以有這個倫理規範的要求,這樣子是不是就可以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