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他造成很大的問題就是說,十六個公會,然後,十六個公會每一個公會的理事長,還有其他的公會裡面的重要幹部,都想要在全聯會裡面有一席之地,所以全聯會的理事長就變成兵家必爭之地,每一個人都想逐鹿中原,所以全聯會整個重點就在於說理事長到底怎麼產生?然後因此產生的人事派命如何的去分配?這變成完全是內部政治啦,所以好笑的就是我們全聯會的理事長一屆三年,結果居然是北、中、南各輪一年,阿結果北、中、南各輪一年的結果就變成是,屁股才剛剛坐熱就要卸任了,等於沒有任何的實質建樹通常就下來,這就是目前全聯會效能不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所以我們才會認為說,如果說你今天改成了以個別律師為會員,然後所有的幹部都是由個別律師去直選,那麼在這種情況底下,一屆兩年或者是三年,至少這樣一個全聯會理事長代表性夠,他power也強、能量也足,也能夠做出一個比較實質的貢獻出來,才能夠讓律師也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