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一點關於那個全聯會的地位問題,因為醫師公會也有全聯會、藥師公會也有全聯會,當初之所以會有全聯會是因為要代表國家出去參加國際組織,不是開會用的,所以當時其實是台北市醫師公會跟高雄市醫師公會跟台灣省醫師公會,所以三個上面再加一個全聯會。

所以當出現尤律師談到的是選舉的問題,我想這個就好解決了,因為我在想到其實我們地方公會的會員,每個人要不管你在醫院工作或是自己出來開業,一定要參加醫師公會,那參加醫師公會當然你就是那個地方公會的會員,那自從有全聯會之後,其實我在想我們都當然的是全聯會的會員,因為全聯會每個月的那些會刊都會寄到我們每個人家裡去,而且什麼通知也都會。

然後全聯會那邊也都有我們的名單,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找出那個文字上是不是我當然的會員,但是我在想一直都是當然的會員,因為他福利都有,只差別在選舉制度而已,所以我們全聯會,以醫師公會來講,跟包括藥師全聯會來講,他們都是各個分會代表制,然後再去全聯會會員代表來選出理監事,那也許是醫師公會跟藥師公會的競爭沒有那麼大,所以問題比較不多而已,要不然的話,我相信我們參加地方公會一定當然的全聯會的會員,因為全聯會的會費怎麼來,他的經費來源是什麼,就是各分會往上繳的。

所以應該是也許地方律師公會的會員本來就是當然的全聯會的會員,只不過你們的選舉制度也許跟我們一樣只是說用代表去選,如此而已。你只要把它改成說所有會員一起來選,也許這就是解決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