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還是要報告一下,那個其實我在第一次書面資料裡頭就已經提出來,那麼張委員不用擔心,因為那裏頭我就直接說最高法院的院長自然會消失,那麼包括我自己也認為要金字塔化,確實要往這個方向走。那麼大金字塔化跟小金字塔哪一個會比較好?其實在各個領域裏頭,甚至於法律界裏頭都有不同的看法,假如說大家有注意到媒體,甚至有很多的律師的那個道長都還反對要像我們這樣的小金字塔,這個問題我想一定要朝這個方向走。正如剛剛張升星委員所講到,法律見解的統一這一點在金字塔化下,應該是可以完成的,那麼我也向大家報告一點的就是說,依國民主權原則的民主正當性,這個一定要走的路,這個我向大家報告一定要往這個方向走。

那也包括剛剛講到的提案權的問題,那麼法律案的提出,他只是一個立法程序的發動,他並不是決定。那麼他一提出以後,大家都可以參與,那麼為什麼司法院在175號解釋裏頭會講到這一點的部分,最主要是在提到就是說,畢竟在於程序上面的運作、甚至實體上面的運作,法院的經驗應該是蠻……最有經驗,而且最能夠提出一個解決當時所發生的一個狀況的時候,是如何去思考、如何去把這個問題解決的方式。那這一點是特別向大家報告,並不是說司法院一定要掌握這個權限,將來假如說剛才提到的國民主權的原則的話,他最後的決定者還是在立法機關啊!大家都可以去提意見,這是我個人的一個看法,對於這個部分的話我想大家也不必再去爭執這個部分。像剛剛那個法務部提出來的這幾個案子,看起來好像借箸代籌一樣,但是別人聽起來好像撈過了界一樣,你司法院要怎麼樣做、司法院要怎麼樣做,以外人來看的話,說不定他們的看法有另外一種思考,那就叫奪權啦!這個比較講實在一點,但是他是一個實情,這一點向大家來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