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了,這個所謂的五年是在程序法通過以後,現在是在程序法這個地方沒有把它法制化的問題,就是剛剛講到金字塔化這個程序法這個區塊。那個我知道全民對我們期望都很大,也都希望我們能夠打往這個方向走,那我相信所有在場的委員都是想往這個方向走,最高法院也沒有說要反對金字塔化,不是這樣子在反對喔!所以這一點我一定要提醒,就是說不要把很多的事物就講到說是最高法院法官反對,最高法院的庭長反對,並不是如此。

只是將來啊!剛剛也提到了,就是說比如說終審法院的法官,你怎麼去選?那是一個組織上面的問題,那我也向大家報告過了,他一定要有我們講到國民主權原則的民主正當性,我們也希望說有外面的那個大家一起來選最高法院的法官,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所以為什麼大院長一直在強調講那個最高法院法官的遴選委員會這個部分,那這個部分也實在是我們應該要往這個方向走的。

不管是大陸法系的日本國家也好,或是韓國也好,他們都往這個方向在走,我們也是一樣要往這個方向走,最高法院的法官假如說用文官體系這樣的方式讓他成為最高法院的法官,我想在現代的民主的潮流……。我們一直在講說分流跟匯流這個部分,包括英美法系或者是大陸法系的那個國家來講的話,這一點,所謂的國民主權這個部分應該大家都是一致,這點向大家特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