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這個……那個……是不是有那個提案權、法律提案權,現在基本架構上來講的話,大部分都是站在三權分立的這個角度去思考,那我想那個大法官會議在一七五號解釋的時候,他不是站在這個立場去思考,他是站在五權憲法的立場去思考的。所以基本上來講的話,除非說你真的是變更大法官會議解釋,或者是你要修正它,因為它裡頭講的就非常的清楚啊,它講的就是依五權分治然後提出你自己本身……你所掌的事項,就剛剛……我記得是林委員嘛,林委員提出來的這一個思考嘛。它其實有相當的限制,而且據我了解啦,你假如說像程序法的修正的時候,一定會……也會送那個法務部去啊,那實體法修正的時候會送到司法院來,那經過那個院會的討論,看看有什麼樣的問題。

所以在這個狀況之下的時候,應該在這裡的……除了在委員會當中的時候,裡頭的組成分子可能有學者、也有法官代表、也有檢察官代表,都在充分的討論之下以外,到最後要正式提出法案的時候,甚至於是司法院跟行政院會先提出到立法院去。所以剛剛也向大家報告,其實它只是立法程序的發動而已,它並不是決定,不是最後決定的機關啦。所以在這個地方來思考的時候,我想就是說,畢竟這種法案的提出,都是關係到……我們講到所謂的國民主權的問題嘛,站在這個地方思考,我想那個……不要那麼堅持再講到說,這個什麼以後不能提出,或是以後可以提出,研議這個恐怕也不是我們這個司法院來研議,就變成一個全體……我們國家到底要走向哪一個制度去思考的一個大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