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一輩子都在處理公司跟經營公司的事,我會覺得,其實設財經法院沒有設勞工法院的問題在於就是說,其實勞工法院涉及的這個法令的複雜度沒那麼高,它就是跟相關的勞動法令比較有關,而且更何況是剛剛院長也提的,就是說勞工相對是弱勢的,你如果有一個專庭在台北,然後對他們來講其實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會認為就是說,勞工應該擺在各地院的專業法庭就可以了,那有專人來審理,對這事情就比較好一點。

但是呢,財經的專業法庭,我覺得那是另外的考量,因為財經的複雜度非常非常高。隨便講,證券交易法,就有一個非常非常複雜的法令;投資併購,有另外更複雜的法令。各式各樣這種……專利,那又是另外一個東西。所以這些事情,它每一件事情都涉及非常深刻的專業,那如果是相關的承審法官對這個不夠了解的話,是有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的問題。所以我會認為就是說,如果你認為要不要做,我會認為要;但是呢,有關於勞工,我認為另外設專庭來處理,這個是對他來講會比較好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