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好,誠如剛剛我們召集人說的今天是我們第一組的這個最後一次的這個會議,我想在今天我們既然是這個保護被害人與弱勢者的司法,我想有一些對於被害人的這樣的一個對待的這樣的觀念,我想……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這幾年我自己也在學習,我可能曾經也傷害過……無意中可能也傷害了一些被害人,但是我想說的是,我是對這個事情有所表達,其實不是針對人。上一次我們開會的時候烱燉委員,很不好意思我不是,我並沒有這個指責的意思,可能他是想要讓這個……龍綺比較心裡比較舒服一點就是……跟龍綺說你是這個很幸運,那其實像類似這樣的語言可能大家都不覺得怎麼樣,但事實上對於被害人來說,用類比式的方式來敘述他的這個所受到的這個遭遇,是可能你已經很幸運了,或是說甚至我曾經之前協助過這個台南那個地震的時候,她一家她三個孩子還有先生都死了,只剩下她那個媽媽,在醫院住了將近一年。很多人來看她的時候跟她說了一句話,妳好幸運喔妳活下來,你知道那一把刀好幸運是一把刀,它會讓這個留存下來的倖存者她的心理是非常難受的,因為為什麼我要很幸運,我不想要很幸運,我希望我的孩子很幸運,我希望我的家人很幸運,那龍綺所遭受到的對待因為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其實龍綺在那個時候是生不如死的,那可能我們有時候大家是好意,想要說安慰他讓他輕鬆一點,可是我想我們第一組是不是可以在我們這個司改會的這個期間裡面,大家既然是有緣在第一組,我們是不是從我們自己本身開始,未來只要是有碰到被害人的時候,我們大家稍微注意一下,那我們也一起來重新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待被害人以及對待被害人,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