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家好,在前兩次開會的時候在討論犯罪被害人的時候其實我心裡面感受到的是,冤案受害者他其實他所需要得到的照護其實都是有相同以上的情形,可是我想問說我們國家現在對這個區塊有去稍微做一點功課嗎?我想等一下請司法院代表做一個回覆。因為冤案被害人他受到的傷害不亞於犯罪被害人,那現在的刑事補償法的標準,我覺得是還空洞還很多,甚至說……你……譬如有刑補的時候法官在一個審理賠償標準上,還會反問被害人說……受冤者說……我賠你這個錢你要打算怎麼用,我覺得這句話很不合理,很糟蹋人,這種情形大家都會不小心就會產生出來。然後像依我個人的案件來講,我也不希望說在我以後,相同經驗的人還被……遭受到這樣同等對待。

我之前是因為我公民不服從,我確定我真的沒有犯這個錯誤所以……而且我個人特殊狀況我沒有辦法入獄執行,因為我已經窮途末路,我執行下去可能一切也毀了,所以我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最後一些時間,但是我最後就是因為我沒有入獄而且得不到任何賠償與道歉都沒有。那你如果說我關幾天會賠我幾天的話,那你的賠償基準架構在哪裡?你就是因為認為我有造成損害嘛,你才會用關幾天來賠我幾天嘛,難道我沒有關損害就不存在嗎?所以說以前司法上可能做……對於冤案被平反的機率非常低,那國家相對也沒有這些機會來了解和架構和認識說這種情況發生要怎麼辦。那現在冤案漸漸被大家所用心地把他平反了,那不是說這些人就很少,都是人啦,都是家庭。我不希望以後同等情況……情形的人還是這樣子一直被默默地丟在一個角落,那就……這個就太不文明了。

所以我希望說這三年來我的願望就是說,至少很感謝這次有這個機會來讓我把我個人的經驗在這裡講出來,然後希望跟我相同經驗……我的能力只能夠做到的也只有這樣,那希望你們這些專家學者這方面以你們的專業和知識應該比我豐富更多,拜託你們可以在這個方面來做一下努力研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