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意思就是說如果今天社會地位比較低的人,甚至他的這個所得、收入,他的工作是比較一般的人,受到我們的司法的侵犯,那他所受到的對待就是比較差一點,因為他比較不重要,他被侵犯是ok的,我們的司法目前現在是這樣子嗎?是一般的人民如果他不是社會地位很高或是有什麼身分的,他被侵犯是被允許的嗎?比較能夠允許的這樣的,我有沒有誤判這樣的意思?我……我就覺得有點懷疑為什麼會這樣。

還有,龍綺他的一個公民不服從他不進去,因為我就沒有犯錯我當然不想進去關啊!我是被冤枉的,我已經夠可憐了,那我今天受到這樣的危害我沒有進去關,結果後面我自己好不容易平反了我自己,我要花多少的心力,結果我是沒有被賠償的,那所以就是算我衰嗎?我被冤枉就是我倒楣。然後其實從龍綺的案件,我們看到真的有很多實在不合理的地方,他是一層一層的大家都沒有注意,每一個都沒有注意,然後到最後龍綺什麼都沒有,他有的只是後來有去協助他的人,這些人在支持他,他心裡有多苦啊!如果當時他沒有為自己平反呢?他永遠身上就是被貼的一個他是一個性侵犯,他能夠接受嗎?也許你們根本就看不到他坐在這裡。那個心裡的煎熬是多大,然後我們的司法竟然認為這樣的人因為他沒有社會地位,因為他只是一個社會上的小人物,然後他的賠償是有條件式的,然後還可以被計算的,我實在不懂我們的司法到底是怎麼了。

今天他就算是一個乞丐,他在司法的權力上面被侵犯,他應該受到的是同等的對待,我們是有要講究人權的國家,是不是大家一直在講人權?如果在人權的基礎上面這一點做不到,我覺得我們真的沒有資格,我們的國家真的不要講說現在是重視人權的,因為你就是有階級意識的,根本這樣的一個價值就是錯誤的,從我們的司法上面就應該要去改正,不是嗎?那我們要不然我們開這些司改會到底是要幹嘛?這一點做不到,我覺得這個……我對司改會我真的很灰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