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嗯,我必須要說就是說在這個在這樣的場合,我只能說在這樣的場合去談至少我們用地位這兩個字,因為這後面有一種暗示,會引的反應是他會和身分連在一起,跟身分連在一起的時候常常如果講平等原則的話,我們調書袋講平等原則的話,跟身分一連在起就容易陷入做決定的人以及第三人感受到所做決定是根據某一些是先天沒有辦法改變的先天的地位,身分地位來做決定的,我覺得剛剛在王委員的這個反應中間就清楚的看的到這個樣子的感受,我就應該如此嗎?我就應該受這樣子的罪嗎?這裡頭其實就是說看你,你在什麼地方、什麼場合講這一件事情。那我們今天講要考慮雙方的身分地位,不瞞各位說我自己做法律學生到現在都不太知道這個雙方的身分地位在法學的教導上怎麼樣子平衡雙方的地位,是某一種地位變某一種地位的時候要怎樣是以誰做標準,其實從來沒清楚教導過的ok,到最後呢但唯一的指示就是司法人員用身分地位做標準,最後是自己的自己的取捨跟衡量,我覺得今天在這邊談這個問題可能就會發現原來問題就出在這種教導或者這樣子的基本原則,我是覺得說這就是我們應該要思考是不是要調整改變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