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有關那個賠償金額部分因為每一個國家的國情不一啦,那我們國家之前比較低,後來提高到三千到五千,其他大陸法系國家怎麼樣我沒有詳細的去做研究啦。不過跟德國來看顯然我們是高很多啦。我不是說德國我們可以參考,不是這樣的意思,那我只是在說明每一個國家國情不一樣,那這個財政負擔的能力也不同。

那另外我就是想要回應一下那個致豪剛才提到說,這個刑事補償法,那對於說是不是長的不太好看,像犯人或者說行使緘默權,那麼因而會導致說是不是會這個機關可以不為補償。我想查看一下立法理由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啦。那個第四條的立法理由是我大概稍微念一下,受害人意圖招致犯罪嫌疑而誤導偵查或審判行為者,例如為頂替真正犯罪行為人。或基於其他動機自己招致特定犯嫌,而虛偽自白湮滅偽造變造隱匿證據,或勾串共犯證人等。這樣既然有意自己招致人身自由受拘束的結果,那對這樣的結果有所預期,這個時候如果仍然予以補償,那顯然跟國民的法律情感不符。所以參考日本的刑事補償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的規定,來增訂。所以我們這個規定是參考日本刑事補償法規定而來的。那我查一下德國的刑事追訴措施補償法,他在第五條也有不予補償的一個規定,那裡面有提到說被告故意或出於重大過失,以致招致刑事追訴訴追措施時也不予補償。

另外第六條也規定說在某種情形也可以拒絕補償,也就是說依雖然承認犯罪,但是對於重要的關鍵,他為不實的陳述或後來的陳述相矛盾,以至於陷自己於不利,或對重要有利的情況拒絕陳述,而導致刑事追訴。所以我只是說我們國家這樣的一個規定不是特有的,是相關國家的立法例是相當的啦。所以我們國家的刑事補償法是不是進步我不知道,至少應該不是落後,以上,謝謝。